解子颐

高山之下,累土无怨;沧海之前,积流默言。

【AEA/林谷父子|亲情向】父爱(一)

作者:Cassia& Siobhan

译者:不栉子

摘要:被年轻的朋友们的嘲笑伤害后,小阿拉贡抱着他摔断的胳膊远远地躲进了森林里,并坚信着,被收养的背后,代表着他的精灵父亲实际上并不想要他。埃尔隆德和他的儿子们必须找到他们家里最年轻的成员,并把事情拨乱反正。


※OOC预警,精灵群众的人设略有些崩

※无法接受精灵的丑恶面的千万别进

※无法接受年Aragorn软弱无助的也别进

※一个关于在林谷遭受欺凌的小Aragorn迷失自我后重新振作的故事

※有授权,渣翻译

※这组冷到家的CP,即使是亲情向的,也且看且珍惜吧

※个人觉得这篇文设计这样的一个情节,除了有...

【藏剑相关】四首绝句·藏锋

那时候给拉拉的cos写的

一只小叽萝


孤帆去故里,

折柳送行人。

轻剑晓离别,

鞘中仍泣吟。


寒霜映照青锋刃,

冰雪欲遮西子湖。

只恨山河春未至,

烽烟千里答君书。


曾别断桥烟柳岸,

几番亲友渐稀音。

隐香一段听谁诉,

三尺藏心与一人。


藏锋剑出轻生死,

乱世情难续短长。

知是昔君埋骨处,

今我同宿又何妨?

[Philinda/梅菜扣肉]“我讨厌咖啡。”(一)

※Phil Coulson X Melinda May

※参照的是影视的剧情设定

※可能有部分私设

※没写过纯现代题材,卡文严重

※短小君,伪甜饼


1.“嘿,别死,好吗?”


少年无意中瞥过墙外,顿时被吸引了目光,叫住前方的少女。

“嘿,那是卡特特——”

“闭嘴。”一旁的少女不带片刻犹豫,出声打断了身后不知是因为运动还是激动而涨红了脸的金发少年,她一个利落的下跃,稳当地落在了地面上。

“梅,想想吧,仅仅是和美国队长共事过,这就足够令人兴奋的了,更何况——”

“是啊,”那名叫梅的少女毫不掩饰地翻了一个白眼,模仿着少年的口吻,挥舞着手、粗着嗓子,“更何况她还曾是美国队...

「当年声威,谁恸录人成鬼」
「而今奉讳,谁来与我同悲」
丕植那首个人觉得写得最哀的其实是这两句,当年给吴质写信描述与六子出游行吟盛况,感慨「实为鬼录」的文帝虽说没有提及,但确实存在一个人,一个和他一样,目睹过当年盛况,依然记得当年风采的人。而当文帝故去,又有谁,可以和他一起缅怀当年?

前天还是大前天看完曹荀离婚就立马开剪了,觉得这对cp不能更适合这首歌。

昨天剪完了大部分,只剩最后一句【还好错得很对】,一直找不到合适的画面。

无论目前哪个画面补上去,都渣得掉渣【?】。

本来想等老板便当了,再填上的。今天晚上刷了之后两集,手里的长刀已饥渴难耐了。

如果有合适的,到时候再替换吧。

渣剪辑。轻拍。

BGM:人非草木

最后,这是HE啊HE!【滚

郭嘉X3


曹操何幸,得一人如此相待


郭嘉何幸,得一人如此相托


BGM:烟影如画


说是不带主公玩,可剪完发现,主公都在每位奉孝的眼睛里,割舍不去啊……


每一位奉孝都有一双至亮至透的眼眸,而他的目光中,也只有一个人罢了。

想想小希望算是领主带大的,领主说给他母亲的遗言时(就是后两句精灵语ónen i-Estel Edain,ú-chebin estel anim.),何尝不是要自己也牢记这一句话呢?

无论是从原走向——站在父女的感情而放手Arwen看,还是因父子而相助人皇,领主的人设都怀着一份悲哀情怀……一份落日的决然。

冷CP体质感觉没有办法拯救了!并且自己产粮就是越产越饿_(:з」∠)_

(举起腿肉)有没有人吃完安利投喂一口的?

PS不要指责歌曲配的KY,官方也放在Eowyn那里……

不撕CP,向来能让我痴迷的是永恒的羁绊,而非完美的爱情,双A官配的确是初心与白月光,但...

哈七出来前就萌的几对~

开个新坑囤文ing……

与故人的二三事(1)——当年剑侠客

昨天上基三转了转,然后YY上遇到了一手把我带上PVP的道长。有点伤感也有点欣喜⋯⋯
当年我刚毕业,单纯仰慕老王风华,中二地背着基友入了恶人谷,入谷差不多有一个月了都不知道阵营日常和大小攻防。
当时带我的是一只入了阵营的pve气咩,但是当年还在摸索花间技能的我也只打打大战,无伤唐门密室曾是那时我的最远大梦想。
某天捡了个小白徒弟,一个独来独往在做任务的唐门,当时还没有接触过工作室,也就从没往这方面想过,也所幸徒弟是真小白,我和基友给他凑了套帮贡。徒弟后期副本我带不动,正好气咩也在带徒弟,我就吧徒弟扔给了他。
那天闲来无聊,我,气咩,徒弟,气咩徒弟,在扬州声望区学人切磋,嗯,站桩切磋,我穿着那件巨丑的265...

1 / 8

© 解子颐 | Powered by LOFTER